伊朗新闻 首页 > 伊朗新闻 > 伊朗古都哈马丹有座犹太人的圣墓

伊朗古都哈马丹有座犹太人的圣墓

发布时间:2017-03-11 作者:小重山 【中伊商旅网】

波斯人告诉世界,古伊朗曾经有座用黄金铸就的城市,即伊朗最初的国家——米底王国的都城埃克巴坦纳(Ecbatana),也就是今天的哈马丹。根据亚述文献记载,哈马丹建于公元前1100年,历史学家认为这个时间还可以上推到公元前3000年。

 

■哈马丹城市花园中的著名的石狮子

    西方人描绘埃克巴坦纳城高墙厚壁,大圈套小圈,里面一圈比外面一圈高。波斯人给他介绍,哈马丹城共有七圈,最外圈的城墙为白色,长度与雅典城墙相当,第二圈黑色,第三圈紫色,第四圈蓝色,第五圈橙色,第六圈银色,第七圈包着黄金。戴奥凯斯的王宫,就坐落在镶嵌着黄金的城墙内。这些记录,将哈马丹城描述成美轮美奂的童话世界,似乎幸福的人们经常在七彩的圈子里捉迷藏。

■米底古城遗迹

    事实上,现在的哈马丹同样令人惊叹,仍然是伊朗最主要的城市,农牧业中心,手工地毯和陶瓷艺术的天堂。德国建筑师按六辐车轮形状设计,六条马路由中心向外辐射。大概受到古城传说的影响,市区环城路围成三个明显的圆圈,颇有意趣。

■假日期间,在外露营的游客

    到哈马丹旅行,自然要去探访夏里阿特(Shari‘ati)大街的犹太圣墓。出租车左转右转,最终停在一条繁乱的巷子里。据说这里曾是犹太人聚居区,砖石结构的建筑基本伊斯兰化,没有明显的犹太特征。

■霍梅尼广场

    院子里有几丛玫瑰,深红和粉红竞相斗艳。犹太圣墓是砖石结构的圆顶建筑,看起来比较简单。旁边有座奇怪的雕塑,两个错落叠放的三角形,这就是犹太教和犹太文化的标志——大卫王之星,以色列国旗正中的图案也是这种象征国家权力的蓝色六角形。

■犹太圣墓的院子

    入口低矮而神秘,就像山洞,洞口有石门,门上有小孔,孔内有机关。削瘦的守墓老爹打开锁,转动铁条,露出小孔,启动机关,沉重的石头门往里洞开。我脱了鞋子,跟在老爹后面猫着腰进入圣陵,同时进来的还有对情侣模样的波斯人。这里只是纪念堂,铺着地毯,两边摆着椅子。墙壁有希伯来文(Sabra)书写的“圣经十诫”,显眼处以古波斯文书写第一诫“爱你的邻居”。

    室内有道低矮的门,里面才是墓穴。老爹打开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前来参观的人不多

    这犹太圣墓其实是以斯帖(Ester)和她养父马尔杜查(Mordechai)的陵寝。两张雕满花纹的褐色台座上放着灵柩,表面覆盖红布。模样都差不多,近门为马尔杜查,里面则是以斯帖。

    犹太老爹告诉我,圣墓里面的石门、梁柱、天窗等都是两千多年前的原物。以斯帖和马尔杜查墓是犹太人在伊朗最重要的朝觐圣地,全世界犹太人常来这里朝拜。

■像山洞似的墓门

    《旧约·以斯帖记》载,薛西斯在位时,犹太少女以斯帖被选为皇后,但很快就失宠了。其养父马尔杜查因为不肯向当时的宰相——他的宿敌阿拉伯人哈曼(Haman)先鞠躬,这宰相肚里撑不了船,于是怀恨在心,奏请杀死所有犹太人,薛西斯居然准奏。哈曼抽签决定在犹太教历十二月,即“阿达尔”月(Ader)13日杀犹太人。以斯帖别无选择,禁食三天,号召所有犹太人也如是做,以示忏悔。她随后觐见国王,揭发哈曼的阴谋。薛西斯改变旨意,下令将哈曼等人处死,犹太人躲过一劫。

    各种迹象表明,薛西斯对大流士非常尊崇,但他没有继承老爸的文韬武略,这件事暴露了他的反复无常和优柔寡断。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但岂能朝令夕改,视国法如儿戏?何况居鲁士大帝颁布了最早的“人权宪章”,可谓令出如山,世人拜服。

■圣墓内部

    公元前6世纪,犹太人两度被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征服。公元前587年,巴比伦第二次进军耶路撒冷,将犹太王国大批民众、工匠、祭司和王室成员掳往巴比伦,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巴比伦之囚”。从古到今,犹太人总是难逃被征服的命运。

    后来,居鲁士灭新巴比伦,发布文告,释放4.9万犹太人回归故国,允许他们在耶路撒冷重建圣殿。他还把尼布甲尼撒二世从耶路撒冷耶和华圣殿里掠夺来的5400件金银器皿交给犹太人带回,一部分不愿回归的犹太人继续生活在波斯境内,哈马丹就是他们最早的定居点,宽容大度的居鲁士因此被《圣经》称为“上帝的工具”。

■以斯帖墓

    这件事记录在著名的居鲁士石柱上,是最早关于宗教和民族平等的法令,世人称其为第一部“人权宪章”。与之相比,西方国家所谓的“人权”,就如一纸笑话。现在的伊朗政府对人们的宗教信仰还算宽容,允许其他宗教共存。

■从这个角度看

    伊朗宪法规定:“伊朗的国教为伊斯兰教,属十二伊玛目派,这是永久不可变更的原则。而伊斯兰教其他支派……均受到宪法尊重,这些学派的信徒可以根据自己的法学规定,在举行自己的宗教仪式方面拥有完全的自由。”“信仰拜火教、犹太教、基督教的伊朗人只作为少数宗教信仰而被承认,在法律范围内拥有履行自己宗教仪式的自由,在个人事务和宗教教育中可以根据其宗教教规行事。”

■波斯一家人

    伊朗境内除伊斯兰教,还有拜火教、基督教和犹太教。

    如今,波斯人和犹太人势同水火。但在历史上,波斯人有恩于犹太人。传说先知诺亚的儿子“闪”(Sume)是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共同的祖先,他们都属闪米特人。而如今的以色列,在大国操纵下,与阿拉伯世界为敌,打了五次中东战争,圣城耶路撒冷是穆斯林心中永远的痛。

■波斯少女

    伊朗认为,以色列是西方殖民主义的“走狗”,是中东地区的“毒瘤”。伊斯兰革命时期,以色列帮助巴列维建立特务机构“萨瓦克”(Savac),是屠杀革命人士的主要工具,这才有了两国交往的“冰河纪”。换句话说,波斯人与犹太人交往二十多个世纪,彼此没有战争和冲突,更多的是文化与宗教往来,真正交恶不过最近30来年的事。作为实际有核的弹丸小国,以色列对伊朗发展核武的恐惧心理确也值得同情。

■地毯店

    我问犹太老爹,哈马丹现在有多少犹太人?他说,德黑兰、设拉子和伊斯法罕约有7万,哈马丹现在只有5个家庭15个人。以色列曾“号召”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回家”。事实上,他们的前总统卡察夫(Katsav)就出生在伊朗。

    犹太教将每年的阿达尔月14日定为“普珥节”(Purim)。“普珥”意为“许多”,因为哈曼在决定杀光犹太人的那天扔出许多签。普珥节是犹太历法中最欢乐的民间节日,庆祝方式包括饮酒、欢宴、盛装、假面、施舍和互赠食品等,而在13日,正统犹太教徒会禁食。

■一幅古人治疗脱臼的画面

    犹太人的休息日叫“安息日”(Sabbath)。根据《旧约》,星期六是上帝创造万物后的第七天,上帝于此日休息。星期五日落开始,星期六日落结束,这个时间段犹太教徒会点蜡烛。

    看门老爹喜欢收集各国硬币,向我伸手索要。但我身上已经找不出硬币,只好往捐款箱里塞了5万里亚尔。


    注:本文作者--小重山,节选自作者原著《五月的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