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新闻 首页 > 伊朗新闻 > 普通人眼中的伊朗风情

普通人眼中的伊朗风情

发布时间:2017-06-30 作者:新浪图片 【中伊商旅网】

   德黑兰的霍梅尼陵墓,这一尚未完工的工作拖了23年。由于伊朗经济混乱局面加剧,工程的完工日期仍是一个未知数。霍梅尼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领导人,前伊朗最高领袖。

    设拉子的瓦基尔清真寺的一名工作人员。清真寺现在是一个游客景点。

    在德黑兰北部的萨得阿巴德王宫,伊斯兰革命者将被推翻国王的雕像锯成两半。小学生们现在会经过靴子雕像,集体参观王宫,观看前国王居住地点的颓废。

    伊朗伊拉克边境附近山区的帕朗干村,该村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许多村民在附近的养鱼场就业或者是伊朗民兵组织“巴斯基”的带薪成员。“巴斯基”的职责包括防止“西方毒化”、保留1979年伊斯兰革命及其领袖霍梅尼所代表的一切,其中包括女性着装、男女关系的严格规定。

   一名年轻工人走过德黑兰市场,彩色玻璃窗在他身上留下投影。在霍梅尼时期,政府积极鼓励人们生育。在2009年之前,70%伊朗人的年龄在30岁以下,但一些报道称,伊朗人信仰宗教的比例在中东国家中是最低的。

    古代波斯帝国的波斯波利斯历史遗迹,阿拉伯人征服波斯导致了伊朗的伊斯兰化,但伊朗的语言波斯语仍得到了保留。

    德黑兰地铁站里的两名同胞胎男孩。

    前美国驻伊朗德黑兰使馆墙壁上的涂鸦,用英文写着“打倒美国”。美国对伊朗进行着长期制裁。

    1966年由年轻建筑师侯赛因-阿马纳设计的的阿扎迪塔(自由塔)。在伊朗伊斯兰政府宣布巴哈伊教信奉者为异教徒后,阿马纳被迫逃离伊朗,他现在生活在加拿大。

    德黑兰南部的一名男子,南部是工人阶层居住区。过去一年多时间,对伊朗强化制裁几乎使伊朗货币贬值一半,通货膨胀率大幅上升。对于普通伊朗人来说,生活正变得非常艰难,但许多人感觉自己无力改变这种局面。

    两名牧羊人将帕朗干村公有的羊群赶至草场。政府在一些乡村地区的投入获得了忠诚的支持者,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紧急集合,以压制城市中心的麻烦。

    伊朗两兄弟新郎和他们的新娘在婚礼开始之前合影。


   两名伊朗人在德黑兰西北部空中进行双人滑翔伞飞行。

    一名女工人站在伊朗手工地毯前。波斯地毯编织是伊朗文化的历史部分,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

    图右的戈拉米在跳阿扎里风格的舞蹈,图左的卡纳尼用乐器GAVAL伴奏。伊朗社会生活在1990年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哈塔米总统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后放松对文化和社会活动的严格限制,其中包括解除对乐队的禁令。

    伊朗女性在伊斯法罕皇家广场进行祈祷。

    圣诞前夕,一名伊朗男子穿着圣诞老人服装站在德黑兰市中心的一家商店前。


    伊朗女性卡丁车选手在德黑兰阿扎迪体育设施内参加伊朗卡丁车锦标赛。

    一名女商贩戴着蒙住面部的传统面纱在格什姆岛的一家店里工作。

    伊朗什叶派穆斯林在过阿舒拉节时用铁链条击打自己的肩部,以哀悼先知穆罕默德的外孙侯赛因遇难纪念日。

    伊朗库尔德斯坦省的帕朗干村。伊朗什叶派和逊尼派库尔德人在这里和睦相处,虽然逊尼派在该地区人口中占多数。

    伊朗卡什加族男子在玩一种名为Dorna Bazi的传统运动。卡什加人是伊朗最大的游牧民族,生活在法尔斯省、胡齐斯坦省、伊斯法罕省。

    一名伊朗逊尼派库尔德族牧羊人抱着羊羔走在靠近草原的一条路上。

   库姆一个地毯作坊里的一名工人沾满颜色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