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 首页 > 旅游攻略 > 伊朗游之霍梅尼墓

伊朗游之霍梅尼墓

作者:上元真人 




毛拉们把持下的政教合一的国度,妇女的地位相当低下。

    觊觎伊朗已然多年,不仅仅因为这个国家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有数不胜数的文物古迹,有大漠峻岭的地形地貌,更因为那里有举世闻名的波斯美女。

    丙申岁尾,作为一个近乎落伍的国际盲流,此番终得一了夙愿。俺有幸混入一个由退休国企高管、在职清华教授、终身私营老板、外企技术专家等各路精英组成的旅行团队,参加了私人定制的一趟为期十三天的伊朗之旅。路线是从北京直飞德黑兰,在德黑兰游玩一天,晚上乘所谓的豪华火车(实际相当于国内的软卧客车)直奔伊朗南部古城色拉子,在色拉子乘一辆旅行社的依维柯中巴,逛了两天之后赴克尔曼;随后游览雅兹德、伊斯法罕、库姆等沿途名城胜地,最终又回到德黑兰。这一路上参观过的清真寺、圣灵墓、博物馆、古民居、旧城遗址、岩穴真迹、帝王宫殿,皇家花园等,皆为几百甚至数千年前所建,真材实料,多为花岗岩、大理石垒就,品质耐久无疑都在秦砖汉瓦之上,所有景点里绝无半间当代人工假景混杂其中。沿途诸多古迹胜景,一座座、一片片、一群群地扑面而来,看得俺等一行人目瞪口呆、眼花缭乱,不知今昔是何年。惭愧俺等即便来于泱泱中华,犹自叹弗如。伊朗的很多文物古迹,包括地表建筑,也是拜托干旱的沙漠气候,保存得相当完好。若是按照每天旅行的日程逐一介绍我在伊朗的所见所闻的话,难免会有点流水账的嫌疑,而且碰到个别意思不大的景点,俺也木有兴趣为其树碑立传。这把子年纪啦,勉强自己的事情绝不去做。还是先从我自己觉得最为震撼、印象最深的景点聊起吧。


    下机伊始,最先晃花俺昏花老眼的是已经修建了近三十年之久仍未完工的霍梅尼陵墓。我们乘坐的是伊朗的马汉航空公司的红眼航班,半夜凌晨从北京起飞,八个小时的航程,减去四个半小时的时差,大清早的天没亮就到达德黑兰了。因为时间太早,预定去参观的所有景点都还没有开门,导游就建议我们去霍梅尼陵墓看看,因为其就在机场附近,而且还是二十四小时开放。这霍梅尼陵墓端的是把俺惊到了,要说它给了俺一个“下机威”也不为过。外观规模宏大、气势磅礴且不说,内装修之奢华精美,足以让俺们一行跌破眼镜。虽然霍梅尼去世已经快三十年了,但是他的陵墓一直处于羊拉屎一般的修建过程中。据说是修这陵墓国家没掏一分钱,全靠什叶派穆斯林信徒们的捐款。捐款到达一定的金额之后就开几天工,钱用完了就继续停工待料,竣工之日遥不可期。这种情形简直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的那座高迪设计的天主教圣家大教堂一模一样,全靠信徒捐款,从开工到现在,已经盖了一百多年了,也完不了工。霍梅尼墓看来是要步圣家大教堂的后尘啦。这种事情要是搁中国,简直不可想象。不信您今晚上在电视里号召一下老百姓,捐款给老江修个坟,不用到明天早上,钱就齐了,连夜把坑都挖好了也有可能。不信鬼神只认钱的中国老百姓多明白呀,啥钱该花、啥人该埋的,心里明镜似的。作为铁杆穆斯林什叶派的伊朗人,可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啦,人家放眼长远,不在乎一时的急缓。百年大计,质量第一;慢工出好活,精雕细琢磨。这霍梅尼墓,金色的大穹顶被四个高耸并且灯火通明的宣礼塔所簇拥,在德黑兰的夜色之下格外炫目。霍梅尼墓的建筑形式与一般的豪华大清真寺如出一辙,并无二致,主体建筑也能算是建好了十之八九,只是有些主要的门窗还没安放,全靠大布帘子遮掩。但伊朗宗教领导人的巨幅肖像早已高悬其上。穹顶大厅里的精装修仍在进行中,手脚架搭得到处都是,至少有四分之一的部分还被彩印屏障所遮挡,还在施工过程中。这些并不妨碍信众入内祈祷和拜谒霍梅尼墓。对于游客来说,霍梅尼墓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它二十四小时免费对公众开放,参观这里完全可以作为德黑兰一日游里拾遗补缺的项目,甭管早晚,只要有空闲时间,都可以来此参观一番。俺莅临之时适值隆冬,室外虽然寒风凛冽,穹顶大厅内却温暖如春,暖气开得相当足,起码有二十多度。虽然天将破晓,大厅里已经有了不少跪地祈祷的人群,还有在此过夜的穷人。但凡进入清真寺,都得脱鞋光脚,室内全都铺满波斯地毯。霍梅尼墓穴位于大厅中央的金属灵帐内,他的周围还葬着他儿子和最近刚去世的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金属灵帐上镶金嵌银的,外观看起来极其奢华炫彩,珠光宝气的水平远在毛主席纪念堂之上。大厅内的装修风格或许算是古典与现代的相结合,超级华贵高雅;具有金属质感的顶篷装修在现代化照明灯具的辉映下,让参观者自然而然地堕入尊崇敬畏的氛围之中。周围全是一身黑衣的祈祷者,他们口中念念有词地屁眼朝天、脑门叩地蹶在你前后左右,此情此景气场强大,肃穆逼人,震慑得我也差点就要以头抢地,给霍梅咚咚咚地磕上仨响头了。














大的是霍梅尼的灵柩,旁边是他儿子和拉夫桑贾尼的灵柩。




背后的笼子(灵帐)里就是霍梅尼的灵柩。



男女分开在两边祈祷和过夜,并有栏杆隔离。







    当日还参观了伊朗的国家珍宝馆。这个珍宝馆位于伊朗中央银行的地下室内,戒备森严,持枪保安林立,相机、手机严禁携带入内,所以没办法和朋友们分享展品的照片。馆内展出的都是伊朗历代帝王曾经拥有的金银珠宝和使用过的各种物件,其中当然不乏皇冠、皇帝宝座、帝王服饰、佩刀、日常餐具器皿和珠宝首饰等等。和我们所能见到的中国明清两朝的皇帝用品相比较,我觉得古代波斯帝王们似乎更加追求奢靡豪华和色彩艳丽。一把佩刀就能够用各类珠宝钻石装饰的光怪陆离的,最为著名的一架地球仪,上面各国的图案都是由珍珠翡翠和各类宝石镶嵌而成,只有伊朗的部分全部由钻石组成。相形之下,中国皇帝们的追求则显得朴素淡雅了许多。而欧洲君王们的艺术品位好像更高一些,尤其是在绘画和雕塑方面。从三地现存的帝王宫殿上来看,也能体现出类似的这种差别。再就是欧洲的教堂、伊朗的清真寺和中国的寺庙,这三类宗教建筑上的差异,大概也能反映出不同的民族习性与文化传承。这些差异性不仅与各个民族的发达程度息息相关,和不同地区的地理环境、气候、食物构成等方方面面或许也有某种程度的关联。我想肯定早就有人去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研究,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读过任何一部这方面的专著。我猜测在这类研究中,一不留神就可能得出许多种族主义的结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