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 首页 > 旅游攻略 > 伊朗游之千年遗迹

伊朗游之千年遗迹

作者:上元真人 


居鲁士大帝之墓

 

大流士大帝和他的儿孙墓穴

 

 

步履匆匆的游客。

 

欣赏着墓边浮雕,耳边似有金戈铁马之声。

    地处西亚的伊朗历史悠久、古迹众多,和北非的文明古国埃及堪称伯仲之间。公元前五百多年的时候,开国皇帝居鲁士大帝统一了波斯全境,极盛时期的领土面积达到八百多万平方公里,西面直抵地中海,东面包括了如今的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部分领土,疆域横跨亚非欧。他比秦始皇统一六国早了三百多年。居鲁士大帝一生征伐疆场,攻城略地之后却不是大开杀戒,而是以德服人,广施仁政,实行一种类似于城邦自制的政治制度,故因此而获后世诸多点赞好评。无奈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士终在阵上亡;虽然他大半生都是攻无不克、所向披靡,最终还是战死沙场,连个囫囵尸首也没落下。俗话说,上得山多终遇虎,况且他碰见的还是母老虎!征伐之中,他最终遭遇了托米莉丝女王擅长骑射的部族(似乎是哈萨克人的祖先)。居鲁士大帝先擒住了女王的儿子,没看管好让他死了。这下女王红眼了,母虎为崽复仇则勇不可当,女王麾下将士激愤,人人急赤白脸奋勇争先,结果打败了波斯的军队。居鲁士大帝的脑袋被砍下来给托米莉丝女王当酒杯,女王拿着天天喝酒,以解杀子之恨。要按照俺们俗人的想法,把他脑袋当尿壶岂不更解气?或许女王羞于授受不亲、不肯让居鲁士大帝死后也能天天一饱眼福也未可知。居鲁士大帝的陵墓里并没有他的遗体,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衣冠冢而已。在规模上与埃及的金字塔和中国的秦始皇陵相比较,居鲁士大帝之墓可谓袖珍玲珑,但在气势和震撼力上,绝不输于前两者。陵墓由巨石垒就,外观是高台上的一座小房子的形状,孑然兀立于大漠戈壁之中,孤傲高耸,独绝挺立,迄今已逾两千五百多年!在中国绝对找不到两千多年前的地表人工建筑了吧?楚王台榭剩土丘,秦汉帝陵秃山头;后人盗墓更可恶,锅碗瓢盆全不留。雄才大略的居鲁士大帝竟亡于裙钗之手,未能善终固为千古憾事,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后人对他怀柔仁政的尊崇。两百年后,征服了欧洲、埃及和波斯的古希腊亚历山大大帝就曾亲自前来拜谒居鲁士大帝的陵墓,以示对这位敌国先帝的敬崇。

 

 

 

 

人面牛身兽是游牧的古波斯人的守护神。

 

 

 

 

著名的国王搏狮图。

雄狮扑野牛,保留得如此清晰,归功于黄沙的掩埋。

 

 

 

仰天长啸,尽管没了下巴,仍似有余音在耳。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伊朗的巴列维国王为了庆祝波斯帝国成立两千五百周年,在波斯波利斯的这片树林里搭了帐篷款待世界各国政府首脑,开销巨大,最终导致国王垮塌,被宗教领袖霍梅尼夺取了政权。

 

两千五百多年前的拜火教标记。

 

 

 

 

虽然夜幕降临,团友们还不舍离去。

    距离居鲁士大帝陵墓仅有五公里之遥的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毫无疑问地算是伊朗的第一大古迹,地位大体相当于中国的故宫,年龄却比故宫年长了两千岁。这座宫殿城池是由居鲁士大帝儿子和波斯的第三代领导人大流士大帝等后人陆续建成,最后毁于征服了波斯的希腊国王亚历山大大帝之手。这座帝宫的悲剧命运,后来在东方得以重演。蜀山兀,阿房出……楚人一炬,可怜焦土。百年之后,秦始皇的阿房宫,与波斯波利斯的遭遇简直如出一辙。新的征服者,总是要把前朝留下的宏伟建筑付之一炬,方能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战胜敌国的快感。似乎只有毁灭敌国的所有遗物,才能告慰自己阵亡将士的在天之灵。其实从胜利者占领的那一刻起,失败者的所有建筑财产已经属于胜利者了,毁灭前敌国的建筑等于在毁自己的东西,不仅很多古人搞不明白这个理儿,现代人也有不少酱紫滴。塔利班摧毁巴米扬大佛,伊斯兰国捣毁伊拉克的历史古迹,固然有宗教信仰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无知。文化遗产属于全人类,尊重历史,自己也能获得尊重;毁灭历史遗迹的同时,也毁灭了被人对你的尊重。清朝的皇帝就算聪明,对前朝的帝陵保护得很好,还专门派兵驻守看护。如今后人得以目睹完整的明十三陵。当然我们不能苛求古人,况且亚历山大大帝毕竟是两千多年前的古人。那时人们的认识水平和现在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此外,从波斯波利斯宏大的遗址来看,我认为当年波斯波利斯的建设者们比起秦始皇阿房宫的建设者,无论艺术水平还是技术水平,无疑都高出不少。何以见得?你就看这波斯波利斯古城的遗址里,巨大的石柱、石墙、石拱门、石雕塑,栉次鳞比,密密麻麻数不胜数。波斯波利斯在建城时花费的功夫肯定要比阿房宫大得多,时间上历经大流士祖孙三代,长达六十多年才建成。咱们秦朝二世而亡,秦始皇的阿房宫建设时间远没有这么久。更重要的是,波斯波利斯全部是由天然石材所构建的建筑群,即便木质部分被烧毁,致使宫殿坍塌,石头的建筑构件依然挺立两千多年不倒。咱们阿房宫虽然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号称覆压三百余里,但是一把火烧掉后,就只剩焦土了,后人几乎无迹可寻。不难推断,阿房宫里的天然石材使用的一定是很少,尤其是巨型和大型的石材。木结构建筑为主,或许还有土坯墙垣,大火之后便所剩无几。如此对比阿房宫和波斯波利斯,我绝不是想千方百计贬低咱们的老祖宗而去吹捧古代的波斯人。我只是想探究一下中伊两地建筑风格上的这种巨大差异,除了气候、地理环境等等因素,或许还有财富聚集程度和君王或者当地民族的审美观念以及民族性格等因素。不仅是古代的波斯,还有古代的埃及、希腊及欧洲,在建筑上使用大型的石材是很普遍的事情,在这些地方到处都能看到巨石垒就的古建筑遗迹和雕塑。但是在中国,遗留至今的古代巨石建筑几乎没有,个头大点的石头雕塑也仅限于帝王陵前的石像生。依山而雕的石像,如乐山大佛或龙门石窟等则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不牵扯石材运输和人力搭建。看来中国古代在大型建筑石材的开采、加工和运输方面比西方国家逊色不少,不知道哪一个环节是瓶颈?有没有历史学家们对这个课题做过深入的对比研究?有无心理因素在其中?我姑且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没准咱们老祖宗们也是和他们现世的孝子贤孙们差不多,个个也都擅长偷工减料、掺杂使假,热衷于驴粪蛋子表面光的招数?反正耍小聪明抖机灵,只要把皇上老儿哄高兴了就行。如同咱们各省的“鸡滴屁”,中央想要多高,就给他报多高。像西方人那种,费劲吧啦地采大石头用来垒高楼、砌大殿,恨不得起一座建筑就得让它挺立上千年的事,既费时又费力,咱们老祖宗们恐怕早就腾挪躲闪、避之唯恐不及了。这种基因遗传至今,已经貌似被俺们炎黄子孙通过假冒伪劣商品,发扬光大的世界闻名了。也不知未来的基因医学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愿有一天能从分子层级上给咱们遗传基因做个手术,把这些急功近利、偷奸耍滑、掺杂使假、耍小聪明的民族劣根性彻底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