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 首页 > 旅游攻略 > 伊朗 | 五月的蔷薇 德黑兰(二)

伊朗 | 五月的蔷薇 德黑兰(二)

作者:小重山 


波斯帝国的铁血历史

我们与伊朗休戚相关,

愿为她决一死战,

为保卫国王和子孙后代,

保卫妻子儿女骨肉亲人,

甘愿献出生命,

决不把祖国拱手相让。

……

——《列王记》

“中国人和印度人屯积黄金的时候,其他人还在吃树叶子呢。”这句话形象地说明了中印民间对黄金的偏爱绝非心血来潮,而是有着很深的文化传统和历史渊源。

前阵子华尔街唱衰黄金,中印诸国民间趁机大量购进,于是各媒体竞相刊登“中国大妈对抗华尔街”这样“无厘头”的新闻,英语世界为此甚至造出“Dama”一词。世界金融领域的搏弈,不过是丛林法则的延伸,其本质不外乎巧取豪夺和弱肉强食,只是手段比较隐蔽罢了。“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到底鹿死谁手,难说得很。


蹄声得得,古式马车载着游客穿过德黑兰大街,今古就这样融合了。

对此,精明的波斯人调整策略,以应对瞬息万变的金融风暴。在过去将近三十年里,没有那个国家能像伊朗一样,在现实政治与意识形态两个阵线上如此长久地与美国对抗。尽管被美国制裁,尽管要依赖美元,但精气神却一点都不曾输。因为他们是波斯人,是居鲁士(Cryus)大帝的子孙。

伊朗不是阿拉伯国家,伊朗人也非阿拉伯人,伊朗是世界上唯一由伊斯兰什叶派领袖掌权的国家。实际上,伊朗人很反感别人将他们当成阿拉伯人。在伊朗街头随便问某先生:“您是阿拉伯人么?”他会认真而坚决地纠正:“不,我是波斯人!”波斯人是中东第三大民族,位列阿拉伯和突厥人之后,但在他们眼里,阿拉伯人不过是卖油郎、土财主。波斯人高傲、自信,以其纯正的波斯血统而自豪。曾有海湾国家提出将波斯湾改名为阿拉伯湾,伊朗声明:“哪国敢改就等于宣战”。

伊朗以前叫波斯(Persia),1935年才改称伊朗(Iran),来源于“Ayryana Vaejo”,意为“雅利安人的发源地”。伊朗也是曾经阔过的人家,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40世纪的青铜时期。到公元前2700年,伊朗境内出现了最早的国家——以苏萨(Susa)为中心的埃兰(Elam)古国。

公元前20世纪,一支来自乌拉尔(Urals)山南的游牧部落迁移到伊朗高原,逐渐与当地土著融合、同化,形成波斯人主体。他们就是雅利安人(Aryans),波斯语意为“有信仰的人”,梵语意为“高尚、纯洁的人”,他们的后裔是米底人(Medes)和波斯人(Persians)。公元前15世纪,一支雅利安人向东向南侵入次大陆,逐渐掌握了印度的话语权。所以,印度和伊朗都能够围炉夜话,说上几天。

埃兰于公元前12世纪攻陷巴比伦(Babylon),但在公元前639年却被亚述(Assyria)帝国所灭。公元前7世纪中叶,以哈巴丹(Hamadan)为中心的米底部落击败周围其他部族,建立起伊朗历史上第一个雅利安人国家。公元前6世纪初,米底部落征服伊朗西南部的波斯部落,灭亚述帝国。

公元前550年,居鲁士率波斯部落推翻他外公执掌的米底王国,建立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王朝,继而征服小亚细亚的吕底亚(Lydia)、爱琴海东岸希腊城邦、新巴比伦王国,可惜在进军里海东部草原的马萨格泰(Massagetai)人时战死。居鲁士是波斯人和米底人的混血儿,波斯帝国的缔造者,如华夏之炎帝黄帝。2003年,伊朗女律师席琳·伊巴迪(Shirin Ebadi)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演说中骄傲地说:“我是伊朗人,居鲁士大帝的后代。”同时宣布:“我是一位穆斯林。”这是对“伊朗人”最完整的解释。

继承王位的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Ⅱ)征服埃及,建立了横跨亚非两洲的奴隶制帝国。君不见,四大文明古国,被雅利安人征服了三个——印度、巴比伦和埃及。欧洲文明的发源地希腊,此时亦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听到了波斯王大流士一世(Darius Ⅰ)扩张的战鼓声。大流士一世东征西讨,将印度河流域、黑海海峡和色雷斯(Thrace)纳入波斯版图。公元前 500年,以小亚细亚希腊城邦米利都(Miletus)暴动为导火索,“希波战争”爆发。著名的马拉松(Marathon)、温泉关(Thermopylae)战役,成就了“马拉松长跑”和“斯巴达(Sparta)三百勇士”。然而,波斯在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没能取得胜利,最终承认小亚细亚希腊诸城邦独立,将军队撤出爱琴海与黑海地区。

公元前334年,波斯被马其顿(Macedonian)国王亚历山大(Alexander)征服。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病死,帝国分裂,部将塞琉古(Seleucus)夺得东部地区,于公元前306年称王。

公元前3世纪,北方游牧部落帕尔尼人(Parni)进入帕提亚(Parthia),推翻塞琉古的总督,建立帕提亚帝国,中国史书称“安息”。因同罗马(Roma)、贵霜(Kushan)帝国争雄以及内讧,安息于公元224年被来自法尔斯(Fars)的阿尔达希尔一世(Ardashir Ⅰ)推翻。他建立的萨珊(Sassanid)王朝,与罗马(Roma)、贵霜(Kushan)三足鼎立,雄霸欧亚。

萨珊王朝延续四百多年后衰落。公元632年,麦加(Mecca)人穆罕默德以(Muhammad)“圣战”的名义,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四大哈里发(Khalifah)时期,继续向外扩张,于642年击败波斯。公元651年萨珊王朝灭亡,末代波斯王子俾路斯(Pirooz)东逃长安,在唐高宗门下避祸。至此,古典波斯宣告结束,接下来是漫长的伊斯兰时期。

萨珊帝国的灭亡是伊朗历史的转折点。波斯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个行省,萨珊王朝的国教拜火教开始衰落,波斯人逐渐改信伊斯兰教。但发达的波斯文明没有消亡,而是与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相互融合形成独特的波斯文明,同时阿拉伯文化也吸收了大量的波斯元素。 


从国家博物馆出来,路过恺加时期的综合阅兵场,现在里面有博物馆,还有家大型图书馆。傍晚时分,一个带着孩子的上班族正欲走出别致的大门。

随着“白衣大食”倭马亚(Ummawiyy)、“黑衣大食”阿拔斯(Abbas)王朝的土崩瓦解,突厥人、蒙古人又持续入侵,直到土库曼人(Turkomans )于1501年攻克大不里士(Tabriz),建立起萨法维(Safavid)王朝,奉伊斯兰什叶派为国教,是为伊斯兰教历史的转折点。

萨法维王朝延续了二百多年,最后被比邻而居的阿富汗人(Afghans)征服。随后来自呼罗珊(Khurasan)的纳迪尔(Nader)崛起,将阿富汗人逐出伊朗,以马什哈德(Mashhad)为中心建立了阿夫沙尔(Afshar)王朝。纳迪尔被部下杀死,皇室发生内讧,王朝分裂。其部下卡里姆汗(Karim Khan)以设拉子为首都建立赞德(Zand)王朝。

赞德王朝分裂后,又经数十年混战,伊朗东北部的土库曼人建立了恺加(Qajar)王朝,定都德黑兰,历经分裂和战乱的伊朗再次统一。

19世纪初,西风压倒东风。1907年,伊朗沦为英、俄半殖民地。当时伊朗社会经济衰弱,民怨沸腾,多次发生人民起义。19212月,军官礼萨·汗(Reza Khan Pahlavi)发动政变,夺取政权,建立了巴列维王朝。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入侵苏联,英国和苏联出兵伊朗,礼萨·汗被迫退位,其子小巴列维(Mohammad Reza Pahlavi)继位。19421月,英国、苏联和伊朗三国订立同盟条约;战争结束后,英、美在政治军事上援助伊朗,趁机控制了伊朗的经济命脉。

19世纪60年代初,伊朗国内的“社会改革计划”引发动乱,国王被迫于19791月出走海外。21日,因领导反国王运动而流亡海外的宗教领袖霍梅尼返回伊朗,成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美国人“逃离德黑兰”后,伊朗遭到西方制裁,接着和伊拉克打了八年。布什政府更是提出“邪恶轴心”,经常以“核”为名对伊朗进行军事威胁。制裁使伊朗物价飞涨,货币贬值,甚至德黑兰的空气里都弥漫着制裁的味道。

历史就像一趟地铁列车,满载爱恨情仇和慷慨悲歌,在每个站台上稍事停留,便接着继续往前了。从地铁口出来,对面有栋十余层高的单面楼,这就是“霍梅尼”广场,喷泉四射,花团锦簇。虽然贵为德黑兰的地标,但其实只是四岔路口,中间有环岛,许多政府机关都在附近办公。向北为菲尔多西(Ferdowsi)大街,各国使馆都设在这里,不知怎的,中国人称之为“换汇一条街”。往东则是“汽修一条街”,有许多廉价客栈,是背包客落脚之处。

伊朗人开车,斑马线前也不会减速,让我们不敢迈步。一位本地人拉着我们,在呼啸的车流中,优雅地打了个手势,车速稍减,我们才亦步亦趋地快速通过。得知我们要换钱,他又主动带我们到换汇的小亭子前。这股热情劲儿真让人感动,莫非我们看起来像他家亲戚?

1美元可换3.5万里亚尔,即1元人民币约5690里亚尔。以后的行程中,为对比物价,我将5000里亚尔当1元计。纸币面额巨大,许多“0”,数钱都成了问题。佩兰动作稍慢,轮到她时,居然成了3.48万。理论一番无果,便走出店外,回头再去,终以3.5万成交。原来,老板见来了成堆的中国人,想多赚点儿,是以临时改变汇率。伊朗也是,不仅有乐于助人的“雷锋”,同样有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商人。

说起来,“换钱”的始作俑者还是古波斯人。有学者把货币交易的形成归功于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大流士,因为此前的商品交换还是以货易货。谁说不是呢?大流士掌管70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生杀大权,确立君主专制,发行货币,统一度量衡。他的文韬武略,将波斯帝国推上世界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