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攻略 首页 > 旅游攻略 > 伊朗 | 五月的蔷薇 德黑兰(三)

伊朗 | 五月的蔷薇 德黑兰(三)

作者:小重山 


镜面装成的皇家记忆


伊朗姆的花园已和蔷薇凋零,

贾姆希德的七环杯谁也不知去向;

但有玛瑙殷红仍从葡萄破绽,

水畔的花圃处处都是落英。

——《鲁拜集》

德黑兰是建在“暖坡”上的城市,北高南低,典型的亚热带沙漠气候。正午时分,阳光砸将下来,似乎发出金属落地般的声音,晃得人睁不开眼睛。这城市就像多人创作的细密画,陈旧而纷乱,但仔细梳理,还是能找出规律。东西走向的革命(Enqelab)大街将城市分为南北两部分,南北走向的瓦利阿斯尔(Valiasr)大街和革命大街交叉成十字,为城市的中轴线。 

北部是富人区,德黑兰现代生活的窗口。传统意义上的市中心则在南部,从革命大街到莫拉维(Molavi)大街之间就是最繁华的所在,其间深藏许多博物馆、大巴扎和清真寺。道路多以两伊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命名,街头悬挂着他们的画像,以纪念他们为国家做出的贡献。

勇士啊,你若光荣献出生命,

强似忍辱苟活屈身事人。

——《列王记》 

我看过玛赞·莎塔碧(Marjane Sartrapi)的《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两伊战争时期,14岁的女主人公被父母送到奥地利读书。她逃离战火,却历经挫折;回到祖国,又不堪宗教束缚,无法融入传统生活。她认为当局的宣传不过是为了将更多年轻人送上战场,以维护统治阶层的利益。

从“换汇一条街”返回,经霍梅尼广场再往南,就到了古列斯坦(Golestan)宫。当地人驾着马车走过,蹄声敲击着水泥路面,发出“嗒嗒嗒”的声响,空气中似乎要冒出烟来。

门票涨了,春节时伊朗各景点票价多为5000里亚尔,古列斯坦宫全票折合人民币6元多,而现在却要45万里亚尔。售票员见来了外国游客,顿时手忙脚乱。因为还在使用面额很小的旧票,两人数了半天,塞给我厚厚几叠,像贬值过快的里亚尔。


古列斯坦宫是德黑兰最古老的历史遗迹,初建于萨法维时期,现存的17座宫殿主要为19世纪中晚期的建筑。巴列维时期用于正式接待,父子俩的加冕典礼都在这里举行。“古列斯坦”波斯语为“蔷薇”,故又称“蔷薇宫”。作为“旧社会”的遗物,一度曾以泥巴茅草封存。

王宫是典型的波斯园林,没有明显中轴线,也非对称布局。进门可见长方形水池,尽头是大理石宫(Eyvan Takhte Marmar)。大理石宫正面敞开,由两个石柱支撑。后墙有尖顶拱形的壁龛,以镜面装饰成复杂的图案。中央是著名的大理石宝座(Marble Throne),用来自亚兹德(Yazd)的黄色大理石做成,像张大床,周围有小型人物石雕。宝座由十余人抬着,外面6名仕女,以手扶肩,颇为卖力;里面4名阔耳獠牙、修成人形的怪物。 

大理石宫由恺加王朝的阿里·沙(Fath- Ali Shah)修建,是古列斯坦宫最古老的建筑,各种绘画、雕刻、瓷砖、镜子、珐琅,以及色彩亮丽的格子窗。恺加国王的加冕礼和宫廷仪式,都在这里举行;1925年礼萨·汗夺得王权,亦在此举行加冕礼。


隔壁宫殿(Khalvate karimkhani)与大理石宫相似,只小了点。室内部分是赞德王朝早期的建筑,中央有水池和喷泉,是“国王的坎儿井”(Qanat),算是中世纪的“土空调”。从侧面进去,左边是大理石床,右边有大理石棺。墙壁上画了对仕女,圆润丰满,袒胸露乳,对照如今满城罩着黑袍的伊朗妇女,让人觉得这时光确实能够倒流。内墙多见“雄狮猎牛”场景,有点血腥。外墙有萨法维时期的壁画,表现战争、猎虎、杀鬼,还有锣鼓喧天的欢迎场面。 

有间艺术馆(Negar Khaneh),里面陈列着纳赛尔(Nasser-ol-Din Shah)收集的名画,如马克尔·穆鲁克(Kamal ol Molk)和梅赫迪(Mehdi)的作品,原来存放在这里的王冠现收藏于伊朗珍宝馆。

大概已经过了旅游旺季,古列斯坦宫稍显冷清,有二三西方游客,其余为同机而来的中国人。见多了熙熙攘攘,游人稀少,反而有些不习惯。


纳赛尔建造的镜宫(Talar-e Berelian )是整个宫室建筑的精华,圆顶和墙壁都用各种镜片镶嵌。工作人员示意,可以拍照,但不能用闪光灯。波斯建筑将色彩的搭配运用发挥到极致,壁画和雕饰,极尽繁复明艳。如果加上彩釉镶嵌、花卉图案、拱顶造型,就是波斯风格的伊斯兰建筑。我总觉得,与其贴这么多华丽的镜片,还不如以史为鉴,镜子里的世界多么虚幻啊!

突然,来了五六个如花似玉的波斯美少女,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伊朗女子着装必须符合伊斯兰法规,在公众场合须戴头巾,不得露出头发或化妆的痕迹,上衣至少保证盖过臀部,须宽松以遮掩身体曲线,违者将受到警告或惩罚。前些年,曾有27个部门联手打击不规范着装的事情,伊朗特有的“风俗警察”,专门紧盯女性穿衣,甚至提出“出租车公司需要为其乘客衣着违反规定承担责任”。听起来有些荒唐,被媒体着意渲染,使伊朗更为神秘。

这几位显然不是“传统的卫道士”,衣着时尚新潮,“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在镜宫相互拍照。我忍不住好奇,问能否拍照,她们欣然答应。看来,波斯美女并非都是“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她们大方着呢,很快和我们打成一片,相互拍照合影。临别,互留电子邮箱。风闻在伊朗不能拍照,看来多为偏见。当然,无论在哪儿,都宜征求人家的意见。 

在伊朗,还真有“怪你过分美丽”这回事。20138月媒体报道,一名当选市议员的27岁女性莫拉蒂( Moratti),竟然因为长得太美、太性感而被取消当选资格。

和平厅又叫觐见厅(Talar-e Salam),纳赛尔用来接待欧洲旅行家和宫廷使节,以素雅为主调,即使镜面装饰,也简洁许多,看起来晶莹剔透。置身于如此缤纷的光影世界,会不会产生幻觉?相邻宫室(Talar-e-Adj)原为音乐厅,现辟为礼品博物馆,陈列着来自伊朗和欧洲的名画、皇室器具和各国赠送的礼品,还有6个鸵鸟蛋。而原来放在这里的孔雀宝座,现藏于伊朗珍宝馆。

 

纳赛尔是恺加王朝执政时间最长的君主,曾三赴欧洲,对当地博物馆的艺术珍品兴趣盎然,崇尚欧洲宫廷的奢侈生活。据说,照相机发明不久,他就玩起了摄影——我们还有相同兴趣哩。

钻石厅(Talar Almas)位于宫殿群南翼,金碧辉煌的镜子作品赏心悦目。钻石厅也由阿里·沙修建,纳赛尔翻新时以罗马式穹顶代替尖顶,用进口的欧洲壁纸装饰墙壁。

民族博物馆(Ethnographical)票价最为昂贵,值25万里亚尔。内有许多分隔开来的小房间,按次序展示伊朗人日常生活,从纺织、制鞋、磨面、做馕、焙茶、狩猎、武器、盔甲、茶室等场景,全面介绍伊朗人的生活细节,还有各民族历代服饰的变迁等,可以直观形象地了解伊朗人传统生活。

 

宫殿里跑出来一只猫,灰头土脸,就是寻常所见的家猫。此前,我想当然地以为,伊朗遍地都是波斯猫。